当前位置: 白城信息门户网>时事>www.777www.|家族内斗地域角力资本纷争 *ST皇台自酿苦酒两败俱伤 » 正文

www.777www.|家族内斗地域角力资本纷争 *ST皇台自酿苦酒两败俱伤

 
发布日期:2020-01-08 18:38:11 浏览次数: 2824
核心提示:家族内斗地域角力资本纷争 *ST皇台自酿12年苦酒两败俱伤 | 公司汇来源微信公众号:投资时报 无论是民营背景不断变化的第一大股东,还是地方国资支持的二股东,最终很可能面临同一个结局:*ST皇台暂停上市《投资时报》记者 薛楠北有皇台,南有茅台?1月3日,*ST皇台发布公告称,厚丰投资未支付甘肃唐之彩股权转让价款,致使重组失败中止。至2018年三季度末,*ST皇台账面货币资金仅45.22万元,而资

www.777www.|家族内斗地域角力资本纷争 *ST皇台自酿苦酒两败俱伤

www.777www.,家族内斗地域角力资本纷争 *ST皇台自酿12年苦酒两败俱伤 | 公司汇

来源微信公众号:投资时报 

无论是民营背景不断变化的第一大股东,还是地方国资支持的二股东,最终很可能面临同一个结局:*ST皇台暂停上市

《投资时报》记者  薛楠

北有皇台,南有茅台?

当把两家市值相差1011倍的白酒上市公司放置在同一评论框,就如同将一家社区的小卖部视作沃尔玛或家乐福,多少有些黑色幽默。

没有人会忽略贵州茅台(600519.SH)与皇台酒业(000995.SZ)的差距:一个号称“白马大蓝筹”,长期紧攥不放中国第一高价股名衔。至于另一位,且不说截至1月16日,8.3亿元A股市场市值第一低白酒股已坐实,仅仅一个*ST的金印以及“可能会成为2019年首批暂停上市企业”的风险提示,足以说明一切。

问题是,这个流传甚广的说法真的只是民间调侃?作为中国西北地区曾经最大的白酒、葡萄酒制造企业之一,*ST皇台的上市时间,甚至较贵州茅台还要早上一年。而在所谓的“河西酒廊”沿线,出身武威的皇台酒与源自张掖的汉武御酒也曾长期统领以兰州为主的甘肃白酒市场。“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毕竟,只一座兰州城,一年就能“干掉一个西湖”。这恰恰是皇台酒业2000年8月,初登资本市场时颇受投资者待见的原因。

然而,原本的一缸好酒也可能蜕变成不能入口的酸汤。家族内乱,股东更叠,业绩下降,直至因财务造假案被投资者告上法庭并索赔。2017年,该公司施展财技资产腾挪第三次摘掉ST帽子,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其再次被打回原形。

去年年初,该公司董事会提出“双保目标”,即保净利润为正,保净资产为正。2018年前三季度报告显示,1至9月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0.40万元,净利润亏损4190.84万元,截至9月底,公司净资产为-1.85亿元。

有分析指*ST华泽(000693.SZ)或成2019年退市第一股,但*ST皇台目前亦处高危区。事实上该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且近期筹划的新一轮重组又面临流产,如果2018年年报业绩继续报亏—这已是大概率事件,那么就如余光中诗中所言“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暂停上市或为皇台酒业上市十八年后的终极命运。

针对重组失败将给公司带来何种影响以及公司是否会被暂停上市等市场普遍关心的问题,《投资时报》记者日前分别致电及电邮该公司,截至目前尚未收到正式回复。

保壳之战失利

资料显示,2016年、2017年,*ST皇台分别亏损1.27亿元、1.88亿元,并于2018年5月3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选择重大资产重组化解退市风险是该类上市公司如出一辙的想法。自2018年11月开始,*ST皇台为摆脱经营困境,剥离持续亏损并在短期内难以实现扭亏的葡萄酒业务资产。

不妨看看手法:先将全资子公司甘肃凉州皇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以象征性的1元作价出售给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丰投资),同时将上市公司与葡萄酒业务相关的资产整合注入甘肃唐之彩,再向大股东转让甘肃唐之彩69.55%的股权,作价1.57亿元。

1月3日,*ST皇台发布公告称,厚丰投资未支付甘肃唐之彩股权转让价款,致使重组失败中止。这当是压倒骆驼的那根稻草。按照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要实现保壳目标,相关资产重组需要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

细数一下,*ST皇台从上市以来,已经四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02年和2003年,皇台酒业连续两年亏损迎来第一次戴帽,2004年靠着一千万的净利润成功摘帽逃出生天;2007年和2008年该公司再度陷入连续亏损并二次戴帽,不过2009年再度扭亏。

2010年,厚丰投资以2.21亿元受让*ST皇台部分股份从而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可惜这位新晋大股东着实时运不济,数次试图转型却无一取得成功。2013年和2014年上市公司继续陷入亏损且第三次戴帽。而2017年熟悉的一幕上演—神奇扭亏摘帽。

可一可二不能可三可四,意兴阑珊的厚丰投资于2015年4月将其全部股权转让给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润信通)。然而换手未必如换刀。2016年皇台酒业亏损1.26亿元,到2017年再亏1.88亿元。

截至2018年半年报发布,该公司已披露了十多起重大诉讼案件,涉案金额共计约1.43亿元。至当年6月末,皇台酒业就未决诉讼事项已共计提预计负债合计4953万元。至2018年三季度末,*ST皇台账面货币资金仅45.22万元,而资产负债率则高达178.51%。

股权乱象背后的角力

在近期曝光度陡增的武威,除了整整50年前发掘进而成为中国旅游标志的“马踏飞燕”汉青铜器,皇台酒业也曾是一张“名片”。

皇台酒业由国企改制而来,最早的第一大股东为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皇台)。2006年,北京皇台因家族纷争退居二股东。2010年2月,厚丰投资接替了北京鼎泰亨通有限公司(下称鼎泰亨通)成为新的大股东。2015年4月,厚丰投资又以1亿元标价,将其持有上市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润信通,后者由此变更为公司的间接控股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大股东如何变化,持有13.9%股权的二股东北京皇台一直具有巨大影响力,且每每在上市公司转折关头起到一言九鼎的作用。《投资时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后发现,北京皇台注册资本为3.62亿元,其中,甘肃皇台酿造集团(下称皇台酿造)持股97.83%。而皇台酿造的注册资本为1.089亿元,由甘肃武威凉州区国有资产管理局独资。某种意义上,地方国资的态度和取舍才是关键。

更为吊诡的是,2003年至2006年间,借着国企改制及股改的机会,时任皇台酒业董事长的张景发通过一系列运作,将公司主导权变更至其三子张力鑫名下。2008年4月,张景发因病去世,张氏家族内部爆发激烈的遗产争夺战并且对簿公堂。也正是在这场遗产官司中,张力鑫最终失去对皇台酒业的控制权。

有要求匿名分析人士告诉《投资时报》记者,张力鑫的失势或与第二大股东北京皇台及其幕后地方国资的倾向有关。上述诉讼期间,当时仍在张力鑫控制之下的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鼎泰亨通与厚丰投资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后者受让19.6%的股权后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然而,以其兄弟张立生为代表的家族另一方并不接受这个转让股权决定。此后,张氏家族部分成员联手北京皇台开始了与大股东长达数年的话语权之争。

公开资料显示,厚丰投资由卢鸿毅、刘静和赵泾生等三人掌控。由于两大股东持股比例接近势均力敌,矛盾激化的结果只能是“公堂上见”。据悉,北京皇台及其控股股东皇台酿造先后10次将皇台酒业告上法庭,涉案金额达2.2亿元。至于庭外,“绊腿摔”更是屡见不鲜。据悉,皇台酒业曾两次试图通过定增提升厚丰投资实控人卢鸿毅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力,但鼎泰亨通在得到奥援的前提下又总是“恰逢其时”提请武威本地仲裁,结果导致两次定增先后陷入停滞并告失败。

2013年,皇台酒业曾提出向全国扩张战略,但几年下来该战略失败,在其它品牌的夹攻之下,其甚至失去本地市场份额;2014年该公司计划与浏阳河重组,但因其当年官司缠身,浏阳河又“面临资金链断裂”,重组依然失败。2015年进军番茄行业一役再度失利。之后,上市公司又转战游戏行业,计划和游戏类公司飞流九天重组,同样很快“game over”。

2017年7月,皇台酒业尝试将白酒和葡萄酒资产划转至两家全资子公司,与此同时,和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投资框架性协议,拟投资不超过2.5亿元通过增资或股权受让的方式取得其控股权,涉足幼儿园课程开发与运营。半年后,这次主业乾坤大挪移习惯性流产。而由于相关政策限制,其入主中幼教育的资产重组事项亦难以推进。

目前,厚丰投资持有的上市公司19.60%股权已经全部抵押;而北京皇台持有的13.90%股权亦悉数冻结。

至2019年1月21日,该公司股价为4.57元/股,尚不及18年前上市时9.25元/股的一半,市值仅余8.1亿元。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投资者却不得不接受如下结果:在经历从家族到地域再到不同背景资本的长期争斗之后,“两败俱伤”。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吉林快3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