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白城信息门户网>健康养生>返老还童不是梦!吃一年药年轻2.5岁,这项研究有望首次逆转人 » 正文

返老还童不是梦!吃一年药年轻2.5岁,这项研究有望首次逆转人

 
发布日期:2019-11-03 12:21:26 浏览次数: 949
核心提示:研究人员可以利用这些图案计算个体的生物学年龄,且误差不超过两三年。此外,fahy认为,这项试验的效应可能并不局限于免疫系统的改善。一年之后的结果显示,与不使用该疗法的情况相比,自愿者的生物学年龄平均减

资料来源:pixabay

延缓甚至逆转衰老一直是人类的理想,也是现代生物学研究的前沿领域。虽然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实际年龄,但是一些与dna年龄相关的变化似乎是可逆的。最近发表在《阿金格尔》(agingcell)上的一项研究指出,9名志愿者接受一年药物治疗后,其生物学年龄(生理年龄)平均逆转了2.5年。本研究的结论仍需通过更大规模的研究来验证,但无疑为抗衰老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表观遗传时钟”来预测生物学年龄。在整个生命周期中,人体内的脱氧核糖核酸不断获得新的化学标记(主要是甲基),这个过程就是脱氧核糖核酸甲基化。这种过程可以改变细胞对特定遗传信息的“解释”。因此,基因表达可以经历可遗传的“表观遗传”变化而不改变dna序列。

上述化学标记沿着双链dna排列,形成与商品条形码相似的独特图案。研究人员可以用这些模式来计算一个人的生物学年龄,误差不超过两三年。

格雷戈里·法希是免疫学家和首席科学官,也是洛杉矶生物医学公司intervene immune的联合创始人,他领导了最新的研究。实验招募了9名年龄在51岁至65岁之间的健康白人男性志愿者。所有志愿者都接受了为期一年的生长激素、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和激素补充剂(脱氢表雄酮)的鸡尾酒疗法。

胸腺的作用

最初,药物试验的目标不是逆转生物钟,而是逆转衰老的另一个迹象——胸腺,它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萎缩。胸腺在免疫系统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能诱导未成熟的免疫细胞分化成T细胞。T细胞的免疫作用在人体抵抗感染和肿瘤的过程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青春期后,随着腺体组织的丧失和脂肪的积累,胸腺开始退化并被脂肪取代。然而,过去对动物和人类艾滋病患者的研究表明,生长激素有助于胸腺组织的恢复。2006年,作为他独立研究的一部分,法希给自己注射了生长激素,并确实观察到自己胸腺再生的迹象。但是他希望在更健康的人群中重复这一发现,所以他在这个新药测试中再次使用了生长激素。同时,为了缓解生长激素引起的血糖升高等副作用,法希还添加了二甲双胍和脱氢表雄酮,这是降血糖的“神药”。然而,根据以前的研究,这两种药物单独使用不会对胸腺产生任何影响。

法希对测试结果非常兴奋。随着时间的推移,9名志愿者中的7名胸腺脂肪开始减少,胸腺组织出现再生迹象,并产生更多的免疫细胞。

上图显示了志愿者在实验开始(左)和第9个月(右)的核磁共振扫描结果。白色边界代表胸腺的边界,内部颜色变暗表示胸腺脂肪减少。

此外,法希认为,这项试验的效果可能不仅限于免疫系统的改善。研究人员还测试了参与者血液中的代谢物,发现参与者的肾脏可以比测试前更有效地过滤血液中的毒素。早在1988年,一项动物研究发现,幼鼠胸腺移植到老龄鼠体内后,老龄鼠似乎恢复了胸腺和肾脏的功能,以及其他非免疫功能。

这时,法希开始思考:胸腺对人体的影响可能比我们预期的更大,恢复它的功能可能是我们“回归青春”的秘密法宝。

难以置信的逆转

为了查明药物测试是否改变了所有志愿者的生物学年龄,法希联系了史蒂夫·霍瓦特(steve horvath),他是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的遗传学家和生物统计学家,以建立高精度表观遗传时钟而闻名。

steve horvath

资料来源:brad swonetz/redux/eyevine

在整个实验过程中,研究人员收集并保存了所有参与者的血液,因此霍瓦特从这些血样中提取了dna,并根据他建立的四个表观遗传时钟估算了所有志愿者的生物学年龄。霍瓦特发现志愿者的生物学年龄在实验过程中有所下降:实验前9个月,生物学年龄平均下降1.6岁/自然年;此后,生物时代进一步加速了逆转。此外,志愿者的总体预期寿命增加了,与衰老相关的各种疾病的风险也降低了。

一年后,结果显示志愿者的生物学年龄与未接受治疗的情况相比平均降低了2.5岁。当然,考虑到实验本身持续了一年,与实验开始时相比,这些人的生活实际上颠倒了大约1.5年。此外,这种效果似乎在测试后6个月内得以保持。肯定和怀疑

无论如何,服用几种常见的药物可以很容易地逆转人类的生物学年龄,这个结果无疑是令人鼓舞的。霍瓦特对这一发现非常乐观:“我们对每个志愿者都进行了后续测试,我们确实发现了一个显著的逆转。这个计划有很好的前景。”

爱丁堡亨利瓦特大学的癌症免疫学家萨姆·帕尔默(Sam palmer)也对测试结果表达了积极的态度,认为这一发现可能对癌症和衰老产生深远的影响。

但是另一方面,一些科学家也质疑这项研究。

德国亚琛大学的细胞生物学家沃尔夫冈·瓦格纳(Wolfgang wagner)认为,也许这些药物确实有一些效果,但研究结果本身并不足以令人信服,因为测试的样本量太小,所以结果是否适合更多人仍不得而知。

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所的分子流行病学家萨拉·哈格评论道:“以前从未有过任何研究表明一个人的生物学年龄可以逆转,尤其是通过这种干预方法。”。“虽然生物年龄可以逆转的观点很有趣,但实验中仍有许多疑问。”

例如,这种疗法是逆转了标志生物年龄的基因变化,还是仅仅改变了表观遗传时钟,让我们认为年龄已经逆转?她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此外,哈格认为这项研究的最大问题是没有对照组:“我们无法确定当前的结果是安慰剂效应还是参与者生活方式的改变可能会影响结果。"

Fahy认为,虽然在确定表观年龄时没有考虑到生物学年龄的所有相关特征,其数值也不能完全等同于衰老本身,但它仍然是衡量生物学年龄和衰老相关疾病风险的最佳指标。与此同时,法希也承认了实验的不足,“这确实是一项小规模的研究,目前还不清楚每种药物在抗衰老过程中起什么作用。”

下一步,研究人员将把测试扩展到更广的目标范围,测试不同年龄、肤色和性别的人,提高测试的可靠性,并探索结果背后的药物作用机制。

广西快乐十分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